快捷搜索:

看到吴烈拿出这一百两却蓦然感觉到心脏一阵阵

 而且还是带着皇帝陛下倾向性的一边倒。
 
    这绝对不行,是以太师纵使如何的不情愿,仍旧带头认捐了白银五十万两!
 
    “臣,认捐十万。”
 
    “臣,认捐二十万。”
 
    ……
 
    这正是昨晚上云扬想出来的办法。
 
    “陛下可以这样,早朝,将国库不足的事情拿到台面上来,必然有人跳出来搅事,陛下正可将这个搅屎棍干掉……然后自然是抄没其家产,充公户部;然后再提出来群臣募捐,相信仍旧会有人跳出来搞事,而这个人立场尚好,陛下不想杀的,只需呵斥一二,但若是跳出来的正好是那种不开眼、凑巧还是陛下有心想要弄死的,到时候陛下正可再杀一个……只要有两位老元帅做托……此事,就成了。此法至少可解燃眉之急,朝中大臣有钱的可是不少……”
 
    “试问谁不怕死,有几人当真能做到舍命不舍财的,这一招我记得陛下之前用过的……”
 
    当时皇帝陛下脸黑了半天。
 
    这一招,当初他的确使用过。但此事就这么被这小子直统统地拿出来说,皇帝陛下如何受得了?
 
    朕,也是要脸好不好……
 
    所以皇帝陛下才问,想不想当官?
 
    只要你小子有当官的**,当真的当了官,朕就可以随时拿捏你这个这么喜欢说实话的……云扬出人意料却在情理之中的拒绝了。
 
    再然后,自然就是早朝的这场大戏!
 
    早朝上这一幕,端的雷厉风行,残酷果决,顿时引起了群臣的久违记忆……
 
    当年,陛下岂不是也曾搞过那么一次,乾纲独断,立威当场。
 
    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陛下再也没有那么不讲理过,绝大多数时候都是恩威并重,赏罚分明,这几年手段更是越发的温和,极少见血,怎么今天突然间……就这么开始耍流氓手段了?
 
    这一刻,众朝臣尽皆生出了一种回到了多年前一代大帝以铁血手腕治理国家的时期……
 
    一个个,纷纷就范。
 
    ……
 
    “臣……认捐……”最后一个说话的,乃是刑部尚书吴烈,此刻,这位吴尚书涨红了脸,终于挣出一句话来:“臣……认捐……一百两。”
 
    当前认捐官员的认捐数目大多都在十万二十万五十万之间,基本没有人低于这个数目,不意这位刑部尚书,居然来了个一百两的价码。
 
    …………
 
    <在外开会,若有错别字,兄弟们先给我记录,我回去统一修改>
 
 
------------
 
第一百五十六章 铁面青天
 
    有不少官员顿时就噗地一声笑了起来,心道这货这不是在打皇帝陛下的脸么?
 
    一百两,亏你也能说得出口,这也太掉价了。
 
    但,那几个笑出声来的大臣,却愕然发现自己立即就对上了不下数百双刀子一般的目光。
 
    这其中,竟然包含了皇帝陛下本人!
 
    刑部尚书吴烈,乃是这玉唐帝国朝廷中极为少见的一个性格刚烈,正直到了迂腐的官员。
 
    自他为官以来,无论是最初的七品知县,还是如今的二品大员,从不接受任何资助,任何交往!
 
    哪怕是别人请他吃一顿饭,喝一次茶,也是从来不答应的!
 
    此人对自身,对家人的管理,更加是严苛到了近乎不尽情理的地步。
 
    “陛下授我官职,赐我俸禄,那是我为朝廷效力应得的酬劳!但除此之外的利益,都不是我应得的物事!所谓拿人手短,吃人嘴软。我吴烈,不能对不起我担任的这个官职,不能对不住陛下的信任,更加不能对不住万民的目光!”
 
    “尤其是我现在乃是刑部主管,主管天下刑律!更该严格自律,三省吾身!”
 
    “任何蝇营狗苟之举,都不可以发生在我身上!”
 
    “我眼中,没有法外容情,律法就是律法!王子犯法,亦要与庶民同罪!”
 
    在这位吴大人上任之后,这些年里面,玉唐帝国的案件的确是少了许多许多,而且,官员们有什么事情,也都处置得隐晦了起来。
 
    谁也不敢如以前一般的正大光明肆无忌惮。
 
    可以说,玉唐帝国现如今的风气法纪,这位吴大人乃是力挽狂澜、通力执行之人!
 
    无数的贪官污吏,哪怕不被他查到,只要看到他的人,就会生出一种想要颤抖、想要招供的心虚感觉……
 
    但亦是这位吴大人,接连遭遇许多惨事。
 
    首先是其爱妻,未过三旬,在吴烈还是刑部侍郎的时候,因遭人报复砍掉了双腿,事后更查出其除了双腿残废之外,还被下了剧毒、全身瘫痪,只若活死人一般。
 
    其子亦被人报复囚禁多日,虽然侥幸生还,其人非但体弱多病,更被生生毒瞎、双目失明,时至今日也无半点好转,只是用药物维持性命。
 
    而维持其妻其子性命的药物,每一样都是价格不菲的贵价货。
 
    导致这位吴大人这些年以来的生活都艰难之极,有好心人看不下去,半夜将一包银子偷偷送过去,放在家里院子里。
 
    但只要被他发现,二话不说就会将之扔出来!
 
    不管你此举到底是一番好意,还是存心送礼,在这位吴大人心里:不该我拿的银子,我就不要!
 
    纵使穷死饿死苦死,我也不要!
 
    事实上,这位吴大人的家里,云扬这位云尊大人就曾经多次派人去送过银子金子,但哪怕跟他明说这是九尊送的,这位吴大人仍旧将脑袋摇的拨浪鼓似得,就是不收。
 
    甚至于,有时候皇帝陛下的额外赏赐,也不要!
 
    我工作做好了,陛下给我赏赐,我要,那是我该得的奖励,我受之无愧。
 
    但,我自己觉得没做好,陛下给我赏赐,我凭什么收!你干嘛给我赏赐?这不是赏罚不明么?不收!
 
    有时候皇帝陛下甚至为了这位臣子不肯受自己的赏赐而气得肝疼。
 
    这样的一位官员,现在能拿出一百两出来,已经是大大滴超过了他承受极限!
 
    “这个,吴爱卿啊。”皇帝陛下对于其他官员认捐的十万二十万的,根本没有什么反应,但,看到吴烈拿出这一百两,却蓦然感觉到心脏一阵阵的抽搐疼痛。
 
    “你认捐的银子,还是算了吧。将这笔银子拿回去,照顾好自己的生活吧。”皇帝陛下有些唏嘘的道。
 
    “此次认捐之事乃是群臣皆为之举,微臣却又何能例外,亦不该例外,我家里还有一十七两三钱五分,足够这个月生活了。”吴烈刚正如铁色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但……爱卿妻儿的那边,总还是需要花销的,此次认捐乃为自愿,助人也需量力而为。”皇帝陛下温言劝慰:“拿回去。”
 
    吴烈正色道:“陛下,臣也知臣认捐的纹银百两只是杯水车薪,无济大局,远不能与其他人相提并论,然而臣终究是玉唐帝国一份子,帝国有难,臣自认有责任也有义务捐献资助。再者,这笔钱乃是臣自己的钱,臣想拿就拿,不想拿,就不拿。”
 
    这句话,端的是硬的可爱。
 
    用通俗一点的话来说,就是:老子自己的钱,老子爱怎么花就怎么花,你他么管得着么你……就算你是皇帝难道还管我工资怎么花么?!
 
    皇帝陛下被这一句话险些撅了一个倒仰。
 
    秋老元帅与冷刀吟同时笑出声来,两个老货哈哈大笑,指着吴烈:“这就是他么一头驴!”
 
    吴烈硬邦邦的回道:“你们才是驴!你们全家都是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