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不但是威胁意味深核心所指更直接就是诛心之论

看着这个不讲理的老东西,云扬只感觉一阵无语:“老元帅,人总得讲点道理吧,那天我帮陛下梳理身体之后可就跟你说过的,无论是陛下的身体状况还有应对手段,可是您那边直接没下文了,直到今天才想起我,不对,想起的分明不是我,是那三颗灵药……今天这遭已经我是说的第三遍了好不好……”
 
    “你没说过!”老头儿蛮不讲理,随即扬起了手、显然是要动粗招呼。
 
    “嗯呃……您说没说过就当做没说过吧……算是我忘了说了还不行么……”云扬识时务者为俊杰,赶紧改口,道歉:“是我的一时疏忽行不行,你大人大量年高德勋为老……那啥尊……”
 
    “那你小子还在哪里絮絮叨叨的等什么?还不赶紧滚过来帮陛下看看!”老元帅一吹胡子。貌似老脸也红了一下,不知道是有些不大好意思还是怎么的吧,反正不大明显的说。
 
    云扬干笑一声,看着一边已经有些笑出来的游铁心;以及眼中全是笑意的皇帝陛下,点头哈腰的急忙答应。
 
    然后就站了过去。
 
    这老货,真心的惹不起啊。
 
    “我先来试试你的玄功玄气,感觉一二。”游铁心一伸手。
 
    云扬知道此老既然这么做,定然有原因,人家乃是医道大家,考虑必然周祥,当下也不反对,更无介意,径自将自己的独门玄气输出一线,在游铁心的周身经脉之中转了一圈。
 
    一圈甚至都还未转完,游铁心已然是耸然动容、面色大变。
 
    一双眼睛猛地睁大,眸子死死地盯着云扬猛看,险些惊呼出声来。
 
    “好了好了,够了够了。”游铁心浑身都有些颤抖,看着云扬的眼神,更是一片炽热。
 
    “陛下,老元帅。”游铁心斟酌了一下措词,又片刻才道:“有了这三颗丹药,又有云公子玄功为辅……只需分为三个月逐一服下;再由云扬云公子在一边输元梳理……陛下身中之毒,最起码、最保守估计……”
 
    他停顿了一下,道:“至少在五年之内,无须顾忌太多。就算是偶尔动用玄气……也无伤大雅。而且……”
 
    “……若然云公子日后修为能够再进一步,或者陛下的毒患……可以籍云公子的独门玄功将之缓缓拔除,全面根治!”
 
    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玉唐之幸!天下之幸!”
 
    这么一说,皇帝陛下之前纵然早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却也忍不住欢喜。
 
    纵使是再豁达再看得开的人也好,只要能活,谁真想死啊!
 
    至于秋老元帅更加是欢喜得眉飞色舞,若非勉力克制,只怕直接就要手舞足蹈了。
 
    上前一步一拍云扬肩膀:“好小子,有本事,以后你就是咱们玉唐国的国宝了!”
 
    云扬径自移步到皇帝陛下身后,偷偷地翻了好一阵白眼,这才开始治疗。
 
    国宝?哥本来就是国宝!
 
    而服下一颗药,又经云扬运使生生不息神功一番疏通之后的皇帝陛下,精神奕奕的站起身来,只感觉此刻竟是这段时间里前所未有的轻松,神清气爽的说道:“看来朕还真是命不该绝呀,哈哈,总会有天降救星的。”
 
    皇帝陛下居然开始开玩笑了,秋剑寒只感觉心头一块大石头落了地。
 
    “不过,陛下也不要太大意……”游铁心道:“这段时间里还要小心谨慎,尤其在饮食方面,要特别注意……万一被下毒之人发现陛下这边生出了转机,恐怕会转变策略,始终是敌明我暗,防不胜防啊……”
 
    老神医的话还没有说完。
 
    但老元帅与皇帝陛下都明白了他的意思。
 
    皇帝陛下淡淡点头,沉声道:“这一节,朕自然明白。”
 
    短短的五个字,就连见惯了生死的游铁心,以及天天在阎王殿前打转的云尊大人,都感觉心头居然悚然了一下。
 
    ……
 
    当天晚上。
 
    皇宫里突然间爆发了叛国大案。
 
    宫内合计三百多名太监,一百多名宫女,包括御膳房所有大厨,甚至包括现在皇帝陛下最宠爱的三位嫔妃,乃至于御书房与寝宫的多位太监宫女,以及那三位宠妃出身的家族,于这一夜之间尽数被一网打尽!
 
    全数被推出午门斩首示众!
 
    这一波死去的人,合计共八千多人头数。
 
    这一波变故的动静可谓极大,但这次事件中让人感到最为匪夷所思的却在针对目标的反击力度——
 
    首先是在大内侍卫逮捕宫中几个首领太监的时候,意外遭遇了强力抵抗,其中有七八个太监,赫然身负五六品的超凡身手,一场大战之后,前往拿人的大内侍卫在付出了一大批人手伤亡的代价之后,才将这些人全数拿下。
 
    不,并非是全数拿下,因为仍旧有三个人,依仗着自身的强横实力,生生冲破重围,带着一身伤痕,逃走而去。
 
    而三位宠妃的身边的侍女,也有几个人身手相当不俗,围剿之后,最终亦有一人成功突围逃脱,另外几人则在一番激战后被当场击毙。
 
    还有那三大宠妃的家族,其中两家因为全无提防悉数被擒,而另外一家居然隐有数千人手的私兵,与来剿的御林军展开正面对抗,非但未落下风,反而隐隐有反攻之势。直至城卫军调动了三万大军,这才将其满门杀绝!
 
    这一役之后,整个京城陷入了满目尽是冲天血光的氛围中,空前浓郁的血腥气,多日后都不曾散尽。
 
    皇帝陛下一怒,当真就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整个京城,都在瑟瑟发抖。
 
    所有文武官员,同时屏息静气,再无人敢造次。
 
    这一场所谓的叛乱,来得突然,被扑灭的更加是雷霆万钧。
 
    四皇子进宫问安,本来没啥事,不知道为啥问了一句这件事,皇帝陛下阴阴阳阳的说道:“皇儿对这件事挺上心嘛,不知道触动了你哪一位铁杆属下的利益了?居然要劳动皇儿亲自来问。既然你这么上心,不如朕这皇位由你来坐可好?”
 
    “朕如何做事,难道,还用你来问一问?!问了之后是不是就要理上一理、管上一管了?!”
 
    面对如此诛心之言,四皇子汗流浃背、屁滚尿流的从皇宫里逃了出来。
 
    直到离开了皇宫、返回了府邸,整个人仍旧唇青面白、不复人色。
 
    这次是真的吓得不轻,回家后就病了一场。
 
    皇帝陛下话语中的意思,不但是威胁意味深重,核心所指更直接就是诛心之论!
 
    皇宫里上上下下的人员,几乎是来了一次大换血。
 
    而就在第二天,御膳房的新任主厨不知道是那里犯了陛下的忌讳,被皇帝陛下将餐桌都掀了,大发雷霆,直接斩首示众,接着,下午就又换了一位主厨。
 
    据说,皇后娘娘曾经为其中一位嫔妃求情,皇帝陛下阴冷的眼神看了皇后良久。然后,皇后娘娘被禁足,到现在都没有出过万寿宫。
 
    而且……据说……此后的一年时间,估计……是不能出来了……
 
    ……
 
    “这一波砍掉了……大抵只有一半……”
 
    在这件事情过去后的一天晚上,皇帝陛下与秋老元帅秘密见面,很是直白地说道:“其他的那些,朕……知道是谁。但现在却不能尽动。”
 
    秋剑寒安慰道:“陛下龙体能保无恙便已经是天大的喜事。以后自然有大把机会与这帮家伙秋后算账,确实无须急于一时,打草惊邪,反而不美!”
 
    “嗯……”
 
    ……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