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然后现在就开始大肆报复的款不由吓了一跳

 云扬很想转身离开,至少拿拿乔,拖老元帅几天,让这老儿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云扬的脑袋不能随便乱拍,可是现在直接当事人乃是皇帝陛下,就算不论此事关乎玉唐帝国,单说皇帝陛下乃是自己大哥土尊的老子,自己就不能不救,不但要救,还要尽快的救,尽心的救,上赶着救!
 
    这感觉,怎么就那么的那啥呢!!?
 
    “他会有办法?”此际游铁心满心怀疑的盯着云扬猛看。
 
    连自己都要束手无策,徒叹奈何的诡毒,眼前这个少年人又能做什么?!
 
    云扬坐了下来,沉静的说道:“老元帅,急,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我需要知道的是,你们这几天的结果是什么?”
 
    结果?!
 
    无药可救?死路一条?
 
    老元帅脸上登时一红,半晌无言。
 
    这事严格来说,不能说老元帅办事办得不地道,云扬在老元帅眼中仍旧是个孩子,顶多就是个毛刚长齐的孩子,他自然将更多的希望寄托在游神医身上,毕竟中毒者乃是皇帝陛下,一切自然是最稳妥的方式方法为优先!
 
    但这话可以跟任何人说,唯独没法跟云扬这个当事人说,好嘛,我好心好意的告诉您皇帝陛下的状况,还给出了治疗方式方法,然后你转头就把我抛诸脑后了,找了别人医治,然后医治了一溜十三遭没治好,这才又想到了我,这他么叫什么事?!
 
    游铁心对此节不甚了了,见云扬问及,自然而然地对这当前所掌握的情况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老先生悬壶济世一辈子,自然不是那种浅薄的人。讲解得尤为详细、丝丝入扣。
 
    “那……凌……”
 
    老元帅期待万分。
 
    凌霄醉给的药,现在还在云扬手里,在没有得到自己的老友第一神医确定之前,老元帅哪里敢随便给皇帝陛下用药?
 
    “放心,我将药带来了,就在这里。”云扬很小心的拿出来一个玉瓶,里面,乃是三颗葱翠欲滴的药丸。
 
    每一颗都是有莲子大小。
 
    老元帅眼珠子转了转,貌似感觉到有些不大对劲;上一次,给老夫看过,分明只有黄豆大小,怎么现在貌似是长个了?难道老夫之前看错了?
 
    游铁心接过去,才一打开瓶盖,便即闻到一股馥郁的灵气;二话不说深吸一口,然后,就立即将玉瓶盖上。
 
    然后就闭上了眼睛。
 
    “好药啊!真是好药!”良久之后,游铁心深深吐出一口气,有些羡慕的看着这三颗药,道:“敢问小兄弟,这三颗药……不知道是从何处得来?这……与其说是三颗药,倒不如说,乃是三条性命!”
 
    “三条性命?”老元帅精神一振:“何解?”
 
    “这三颗药,其实并不是药;连任何一点点的药物成分都没有。”游铁心叹息的说道:“但却是最最精纯的生命本源之气!”
 
    “任何一颗药,都可以让一个重伤垂死的人,起死回生!”
 
    游铁心道。
 
    “那……这三颗药对陛下……”老元帅焦急问道。
 
    “这个……”游铁心道:“这三颗药,用处无疑很大,当真可以生死人肉白骨;但骨子里仍旧只是增加服用者的生气,也就是说,只能增加陛下的生命本源……让全身都来一次加强……但却不是对症的解毒之物。这么说,不知道秋老你能不能明白。”
 
    老元帅咳嗽一声,脸色有些灰,道:“有些不解。”
 
    “此药不能解毒,却可以增加皇帝陛下本身身体对那毒素的抗衡之力。”游铁心道:“也就是说……假如陛下现在的情况,满打满算仅可以支撑两个月左右的时间,但有了这三颗药,却至少可以让陛下再能支撑三年!”
 
    “三年!”
 
    秋剑寒脸上一片失落。
 
    只可以延缓三年的死亡时间么……
 
    “老秋,你这是什么态度,你那里知道陛下现如今的身体状况已经恶劣到了何种程度,遍观此世最珍惜的天材地宝,也罕有能够令陛下延续生机的,这三颗灵药能够为陛下延寿三年,已经是难能可贵至极……”
 
    “其实,陛下若是能够不那么辛苦的话,那么,纵使再维持五年、十年也不是大问题,但现在的问题却在于……陛下每一天,都是那么劳累,这么长年累月的消耗下去,纵有灵药维系,也难长久,更别说尚有猛毒在身,时刻危机。”
 
    游铁心轻轻叹息。
 
    皇帝陛下与秋老元帅也是一阵默然。
 
    现在国事繁重,内忧外患,纵然如此辛劳,也只不过是兢兢业业如履薄冰,唯恐什么地方不小心出了纰漏,导致满盘皆输。
 
    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不辛苦?怎么可能放下繁忙的公务静心调养?
 
    全国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说放下就放下,唯独皇帝陛下不行!
 
    “这个嘛……”云扬咳嗽一声。
 
    这三个人全都去转就研究药效功用去了,把哥撇在了一边真的好么……
 
    难道说,哥不是最重要的么?
 
    哥可是比那药还管用的存在啊……
 
    皇帝陛下淡淡的笑了笑,很是豁达的道:“若是能够再多给我三年时间,非止是邀天之幸,更是逆天之运。朕,该当知足的。”
 
    他此刻的笑容里,尽是平静与睿智,竟没有半点畏惧的意味。
 
    这位一代帝王、玉唐国主,本该是最惜命最惧死之人,此刻却如此看得开,竟是早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
 
    只是,这份笑容里,还有比之以往更多了的内容,那是几分狠辣、源自骨子里的狠辣。
 
    “这个……我觉得啊……”云扬看着这三人说着说着,眼瞅着就要将内容锁定在三年后准备后事,然后现在就开始大肆报复的款,不由吓了一跳。
 
    真当哥不存在啊?!
 
    记住手机版网址:m.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大开杀戒
 
    “你怎么?”秋老元帅瞪着眼睛看着云扬,显然不满意某人不分场合不分主次的胡乱插言。
 
    没看这几个大人这么的气魄惊天、壮志凌云、傲意越九重么?!
 
    “我就是想说,我其实可以帮陛下在这丹药的基础上,再延缓一下状况……”云扬无辜的眼神看着秋剑寒:“我所修炼的玄功玄气……对于抵抗世间诸般毒物、毒素,别有一番效果……只需要每隔几天给皇帝陛下梳理一下身体经脉,就可以起到压制毒素的效能……这一点我还是很有自信的,当日那次不是已经是明证了吗?”
 
    “啥?你说啥?”秋剑寒有点不相信自己听到的说词,连自己寄以厚望的老兄弟、天下第一神医游铁心都要束手无策、徒叹奈何的诡毒,你小子居然敢红口白牙的说自己能应付,你有这能耐,你咋不上天呢?!
 
    “我说的是真的,当日我就有帮陛下梳理经络啊,要不你以为陛下现如今的神智能这么清醒吗?正是我把已然侵蚀入陛下头部的毒素压了下去,陛下才恢复清明的啊!老元帅,你可不能抹杀了我这么大功劳啊!”云扬满脸委屈的道。
 
    三人闻言之下齐齐一愣,秋老元帅瞬时回忆起当日情形,可不是么,当时陛下神智似清似浑,全无此际的睿智果决,原来竟是云扬的建功,那……那岂非是说,事情也许没有那么绝望!
 
    “那你不早说!这么重要的事情啊!”秋剑寒惊喜之余旋即又勃然大怒。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