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情况也未必真就那么不乐观只要查出了中毒

  这……
 
    “能治么?”老元帅声音在颤抖。
 
    连无影之毒犹有一定应对手段的玉唐第一神医,不会真的全无对策吧!
 
    游铁心脸上露出来心力交瘁的神色:“不能。”
 
    噗!
 
    秋剑寒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呆呆怔怔。
 
    “非但不能治,而且,还有一点……”游铁心道:“这种毒素之复杂,堪称已经去到了巧夺天工的地步,若是抛开立场,老夫对于此毒都要觊觎万分,然而正因为于此,单只是这份秘方,便绝不是等闲人物所能拥有!”
 
    “能够拥有这种秘方,而且能够使用的……”游铁心脸上肌肉抽搐了一下:“老夫……无法想象……会是什么势力。”
 
    皇帝陛下的脸上一直古井无波,即便是此刻,仍旧一片平静。
 
    他静静地站起身来,淡淡道:“……死,朕并不怕。虽然有些可惜,但,命该如此,也只能作罢。”
 
    “只是此际唯一让朕感觉到锥心之痛的,反倒是那下毒的人。”
 
    皇帝陛下脸上露出来一种悲惨到了极点的笑容:“能够这么做、且有能力做到的那个人,必然是……朕最亲近,最信任的人……其中之一。”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
 
    “玉唐!”
 
    “外有兵灾,内有巨奸;西方赤地千里,颗粒无收,大旱成灾;南方洪水滔天,百姓流离失所。眼看着这个国家就要支离破碎,朕,如何能放心就这么撒手而去,朕的这双眼睛,如何甘愿就此闭下!”
 
    皇帝陛下眼中,全是怅然。
 
    “当真无药可医?连试一试的余地都没有吗?”老元帅满眼尽是绝望的望着游铁心,只感觉一颗心都在颤抖。
 
    …………
 
 
------------
 
第一百五十三章 云公子,药!
 
    游铁心黯然的低下头去,此际竟不敢回望老友秋老元帅。
 
    他没有说话,但,他的态度,却已经比说千万句话更能表达详尽。
 
    “你不能解,别人也不能解么?”老元帅犹不死心。
 
    “以我对此毒的认知,天下无人可解。甚至……就算是下毒的人,也未必会有解药!”游铁心对于这个判断很肯定。
 
    这是游神医一辈子行医所建立下的自信。
 
    但这份自信于此际,给老元帅造成的,却是至为绝望的打击。
 
    一片寂静中,游铁心想起了什么,犹豫一下道:“这个,还有一件事,请陛下莫要激动。”
 
    “还有什么事情?”皇帝陛下声音很平静。
 
    “这个……陛下中毒的时间,最少,也应该有十年以上的时间,而这种毒……随着经脉玄气运转,已经与身体植根为一,换言之,这股毒素已经变成了身体的一部分……”游铁心期期艾艾,有些不敢说,但终于吸了一口气,慷慨赴义一般的说道:“只是……这十年间,若是有子嗣出生……皇子,或者公主……”
 
    皇帝陛下的脸色猛然间变了:“怎样?”
 
    游铁心低下头,声音虽低,却是吐字清晰:“恐怕……也会有……不妥之处。”
 
    轰!
 
    一张桌子,登时被皇帝陛下一掌击碎!
 
    随着这一掌发泄之余,皇帝陛下的身子登时一阵剧烈摇晃,几乎就此晕倒过去。
 
    这个重大的打击,让皇帝陛下终于生出了彻底崩溃的感觉。
 
    皇宫中嫔妃众多,漫长的十年时间里,作为一个有正常需求、且玄功深厚身体强健的壮年男子,皇帝陛下的子嗣又岂会少了?
 
    这十年时间里陆陆续续出生的皇子公主,足足有二十几位之多!
 
    若是这些孩子全都……
 
    皇帝陛下不敢想下去,脸色一片煞白。
 
    ……
 
    秋剑寒呆呆的站着,突然间猛地跳了起来。
 
    “去!请云公子!”
 
    “让他不管在做什么,都给老夫立即过来!”
 
    老元帅的呼吸急促空前,两眼通红;全副状态几乎就是接近疯狂崩溃的惨烈地步。
 
    云扬的消息证实了,然而这个信息却是如此的猝不及防!
 
    本来,云扬在皇宫中言说陛下身体堪虞的时候,老元帅虽然认为此事严重,但却从不认为会至于无药可医。他最大的倚仗,就是自己的结拜兄弟!
 
    当今天下的第一神医,游铁心!
 
    云扬到底是个少年人,纵然有几分阅历能耐,总归能力浅薄,就算不曾夸大其词,情况也未必真就那么不乐观,只要查出了中毒、知道了什么毒;难道这天下间还有游铁心解不了的毒?
 
    但事实证明,游铁心解不了。
 
    更有甚者,此毒很可能天下无人可解!!
 
    现在,老元帅唯一的希望,就只剩下云扬一个人。
 
    这是,目前仅有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
 
    云扬到来的时候,只看到皇帝陛下背负双手,站在窗前。
 
    而秋剑寒与另外一个人脸色如丧考妣地呆呆坐在房内。
 
    “怎么样?”云扬微笑道:“老大人叫我来定然有事……”
 
    “你装什么糊涂!”秋剑寒老元帅一把将他揪过来,顺手就在后脑勺上拍了一巴掌,骂道:“叫你过来啥事你自己不知道么?赶紧的!有啥办法快点说,不痛快说老夫就打杀了你。”
 
    云扬用手抚着后脑勺,一片无语。
 
    这种态度求人的,本公子还真的是这辈子第一次见到,而且是活生生地发生在我自己身上……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